芝加哥交響樂團(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6-7/2/2009, 16/5/2009
近幾個月筆者多次聆賞了美國芝加哥交響樂團(Chicago Symphony Orchestra)的音樂會。首先是二月六日至七日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由香港藝術節主辦的兩場管弦樂音樂會。作為香港藝術節的頭炮節目,這次芝加哥交響樂團來港陣容龐大,由首席指揮伯納德.海廷克(Bernard Haitink)率領近百人的樂隊到訪,可謂精銳盡出。

海廷克於二零零六年在丹尼爾.巴倫波因(Daniel Barenboim)退任樂團音樂總監後出任過渡性的首席指揮一職。作為老一輩指揮大師中碩果僅存的海廷克,為世人所熟悉固然是因為他曾執掌帥印二十五年的荷蘭阿姆斯特丹皇家交響樂團(Royal Concertgebouw),而他與其他著名樂團如柏林愛樂樂團(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德累斯頓管弦樂團(Dresden Staatskapelle)、倫敦愛樂樂團(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波士頓交響樂團(Boston Symphony Orchestra)等亦關係密切。年屆八十的他至今仍然活力不減,經常走訪世界各地指揮不同樂團。這次他帶領樂團到亞洲五個城市演出十場,在北京、上海的四場演出更是樂團首次到訪中國大陸。

在香港文化中心的首場音樂會,演出曲目包括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C大調第四十一交響曲》(朱庇特)(Symphony No. 41 in C, Jupiter)與及李察.史特勞斯(Richard Strauss)的《英雄的一生》(Ein Heldenleben);次場音樂會則演奏了馬勒(Gustav Mahler)的第六交響曲(Symphony No. 6 in A minor)。

以莫扎特的交響曲作為整套音樂會的暖身節目實在是適合不過。現場所見各聲部均從容不迫,並在適應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的聲響效果。當樂曲奏畢後,整個樂團均已進入狀態,迎接下半場的重頭戲《英雄的一生》。

數年前西門.拉圖(Simon Rattle)領導柏林愛樂樂團來港演出時,《英雄的一生》也是其中一場的壓軸節目,其雄渾有力的弦樂聲部,筆者至今仍然記憶猶新。這次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奏同一曲目,筆者正好比較一下德國與美國頂級樂團之間有何分別。但見由低音弦樂聲部所營造的英雄主題氣勢恢宏,第一、二小提琴的整齊性和統一性絕對不下於柏林愛樂樂團,所不同的是各自在音色上的取向,前者比較輝煌、明亮,後者則交為內斂,但帶有一種貴族色彩。

在樂曲中擔當獨奏小提琴的是來自台灣的陳慕融(Robert Chen)。陳氏擔任芝加哥交響樂團首席已有十個年頭,筆者也收藏有他演奏柴可夫斯基(Peter IIyich Tchaikovsky)小提琴協奏曲的錄音。作為樂團首席,陳氏的演奏恰到好處、不慍不火,對於高難度的樂段均游刃有餘,與樂團的整體音色極為配合,誠為全曲成朮t奏的關鍵人物。

對於一眾馬勒迷來說,次晚的音樂會可謂滿足了他們的願望。多年前由蘇堤爵士(Sir Georg Solti)指揮芝加哥交響樂團灌錄的馬勒交響曲全集已是馬勒迷必備之錄音。這次由海廷克領軍演奏馬勒第六交響曲,筆者亦對此充滿期待。只見海廷克手上一揮,樂團即在其棒下奏出緊湊而澎湃的進行曲。海廷克雖已達耄耋之年,然而其腰板挺直,未見老態,駕馭這編制結構龐大的交響曲仍為有心有力。他的指揮動作不算大,但非常清晰,樂團與他的互動十分良好,筆者也隨著他的指揮棒進入馬勒的音樂世界。

當樂曲奏至高潮,就是著名的「命運三擊」。筆者猶記得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與維也納愛樂樂團的經典錄像,那個大木鎚猛擊下來,簡直尤如電擊一樣。這次海廷克按馬勒當年的決定略去第三擊,筆者覺得略嫌不夠,三擊還是比較完整。

數月後的五月十六日,筆者隨龢鳴樂坊遠赴美國芝加哥演出。到埗後,碰巧有芝加哥交響樂團的常規音樂會,筆者當然二話不說,立刻前往欣賞。當晚是一場以芬蘭作曲家西貝遼士(Jean Sibelius)為主題的音樂會,由同是芬蘭藉的明尼蘇達交響樂團音樂總監范斯克(Osmo Vänskä)指揮。演奏曲目有西貝遼士的《愛人》(Rakastava)、第五交響曲與及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的小提琴協奏曲。擔綱小提琴獨奏的是於數年前曾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的丹麥小提琴家斯奈達(Nikolaj Znaider)。在芝加哥交響樂團大廳(Orchestra Hall at Chicago Symphony Center)欣賞他們的音樂會,其音樂廳的聲響效果當然比我們以聲效「聞名於世」的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好上了不知多少。筆者坐在堂座較後的位置,雖然樓座遮 了一些,但樂團的聲音依然十分清楚,弦樂聲部比在香港演出時更為集中,音色更甜美,其「黃金銅管」的聲音更能灌滿整個音樂廳。據說此音樂廳曾經歷兩次大維修,自此無法回復原有的聲效,但能在樂團的主場聆聽他們的音樂會,實為賞心樂事也。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