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八與中國音樂 3/2003
三月十六日筆者參與了一場名為《笛藝春秋——趙松庭笛藝回顧音樂會》的演出,這場音樂會邀請了多位笛子名家向南派笛子宗師趙松庭致敬,有來自杭州的杜如松、香港中樂團的孫永志、朱文昌以及音樂事務處的林斯昆。其中更有一位遠道從日本來港的尺八演奏家塚本平八郎,他是趙松庭唯一的日本入室弟子。整場音樂會都是笛子獨奏,只有他一人吹奏尺八,而塚本的演奏使我對中日的音樂產生了一點思考。

塚本是「明暗對山流」的第四代傳人,而日本尺八最大的流派是「都山流」,其次是「琴古流」,「明暗對山流」則是其他眾多流派之一。塚本當晚演奏的曲目名為《阿字觀》,「阿」字為梵文的第一個字母,佛教認為「阿」字是森羅萬象的本源,不生不滅,代表著心,即心即佛。《阿字觀》這首樂曲反映了演奏者本人的悲歡離合,喜怒哀樂,說明了萬法由心生的佛旨。塚本演奏此曲時,只見他一人坐在偌大的舞台上,穿著日本傳統的服飾,沒有太多的動作,坐下便吹。樂曲的音並不多,但音色變化十分大,所有的變化都是來自氣息的控制,樂音雖少,但氣度宏大。而作為聽眾的我,也被他音樂懾服了。他的音樂內涵明顯比之前演奏的笛子作品高出甚多。中國音樂近五十年的作品都是標題音樂,樂曲內容流於表面、沒有深度,這是中國音樂發展的一大障礙。在聽過全場都是中國大陸五十至七十年代的笛子作品後,聽聽尺八的演奏,也確是與別不同。

日本傳統音樂的演出習慣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觀乎現代的中國音樂演出,差不多大部分都是以西洋管弦樂團的編制為標準的中樂團作為演出單位,衣著方面更是不倫不類,有中有西。當晚塚本則是全套日式服裝上台,十分大方而且有氣度。他只是演奏一首樂曲,但也是整套演出服帶來香港,可見他對自身文化之認同。要把本國音樂奏好,就必先認同自己國家的文化。中國人對西方文化、事物沉溺太深,對本國文化的認同感不強,老是向西方的圈子媃p。若繼續如此,中國的傳統音樂文化將會慢慢消失殆盡!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