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謠滾 Beijing Folk Rock 3/2003
在大會堂聽街頭音樂,是否有點奇怪?為甚麼是北京「謠」滾而不是北京「搖」滾?筆者就是抱著這些疑問去觀看這場音樂會。

這場音樂會是本年香港藝術節的其中一個節目,演出單位有兩個,分別是楊一和野孩子樂隊。楊一是一名來自廣東的街頭賣唱者;野孩子樂隊則由五位來自甘肅、山西和山東的青年,再加上一名客席的打擊樂手組合而成。筆者看了二月二十五日晚上的節目,上半場由全部由楊一演唱,下半場則由野孩子樂隊擔綱演出。楊一所唱的曲目除了一首是改編自民歌外,其他都是由他作曲和填詞的,野孩子的樂曲也是。楊一的表演方式是自彈自唱,手上抱著結他,頸上架著口琴,邊彈邊吹邊唱。他的歌唱風格有點像崔健,也不似有學過唱歌,他唱的歌內容多以日常生活所發生的事為主,歌詞十分淺白易明,而且從歌名可大概得知歌詞內容,如《過路人》、《小鎮》、《烤白薯》等。台上還放映著楊一在國內生活、賣唱的錄像,令筆者更有身歷其境之感。楊一的歌曲每首都很有意思,反映了目前國內生活的一些情況,也表達了楊一對社會的看法;然而音樂上則略嫌單一,每首曲的唱法和音樂都差不多,如果不是先看過了歌詞,也會以為他唱的東西是一樣。

野孩子樂隊演繹的樂曲除了歌曲外,還有器樂曲。他們的樂器組合有結他、口琴、手風琴、沙棍、手鼓和笛子等,樂曲也絕大部分為創作歌曲。筆者認為野孩子樂隊的歌唱風格和楊一非常接近,但曲風則有所不同。楊一的作品多為反映現實,而野孩子的歌曲就以抒發自身感受為主。筆者印象較深的是野孩子演奏的一首名為《不靠》的樂曲,這首曲純以樂器演奏。只見兩名結他手都拿著笛子,與其他樂器一同奏著同一個旋律,也不用看譜,越奏越快。他們各人也沒有相望,只是自顧自的在奏樂,但樂曲卻能如行雲流水般奏出來,可能這就是《不靠》的意思吧。 對於楊一和野孩子的樂曲,筆者認為與一般流行歌曲不同,楊一他們所唱的歌曲似乎更貼近歌謠多一些。他們以搖滾音樂的形式去演繹中國現代的歌謠,就是「謠滾」了。但在音樂廳聽這些演出,筆者仍是覺得不太舒服,還是在街頭、酒吧聽他們唱歌更好。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