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耶琴 3/2003
最近筆者聽了一張伽耶琴的演奏專輯,是日本的King Record公司出版的,唱片名稱是"Korean Kayagǔm Music Sanjo"。演奏伽耶琴的是一位名叫竹坡(又名金蘭草)的女演奏家,而演奏杖鼓的則名叫金東俊。全張唱片只有兩首樂曲,第一首是《民族風流》,樂曲並不很長;然而第二首樂曲《伽耶琴散調》就長達五十三分鐘。在筆者的印象中,也未曾聽過一首兩件樂器的合奏可以長近一小時。

筆者對於伽耶琴的第一個印象始於數年前欣賞香港中樂團的《箏箏二千年》音樂會。當時中樂團邀請了韓國著名的伽耶琴演奏家金日輪來港演奏,其中一首樂曲就是《散調》,但記憶中沒有唱片那麼長,可能是經過刪剪的緣故。伽耶琴的形狀與中國的古箏和日本箏(Koto)極為相似,而伽耶琴的聲音則介乎日本箏和中國古箏之間。筆者以前曾聽過一場日本箏音樂會,當音樂會的主持講解日本箏和中國古箏的分別時,曾提出日本箏是「聲多韻少」,中國古箏是「聲少韻多」。他的解釋是日本箏在彈奏時主要是直接彈出琴弦的聲響,而較少有餘音出現,故謂之「聲多韻少」;彈奏中國古箏時則較為注重左手的吟揉,所以餘韻較多,故謂之「聲少韻多」。當筆者在聽伽耶琴的演奏時,就覺得伽耶琴的右手演奏技巧與日本箏的頗為相似,而左手的技巧則較似中國古箏。就筆者所聽唱片中的伽耶琴演奏為例,在聲響方面,伽耶琴的音色明顯較中國古箏結實,而且左手按弦需要用較大力氣,揉弦時亦不時發出弦線和琴碼磨擦的聲音。節奏亦不時改變,旋律也隨演奏者的喜好而作即興演奏;而中國傳統箏曲的節奏則較為穩定,板式結構都是固定的,雖然因為地域不同而分了不同的流派,但基本上都是「韻」比較多的。

雖然筆者認為伽耶琴的聲音是在中國箏和日本箏之間;但在藝術的感覺上,筆者卻覺得伽耶琴和日本箏是不相伯仲的。中國現在新一輩的箏樂演奏家大多是學院出身,演奏都循規蹈距,沒有深度;然而當筆者聽到伽耶琴的演奏時,雖然只唱片堛瑪音,但卻感受到演奏者的氣度和藝術上的深度,這感覺與早前筆者聽過的尺八演奏是一樣的,這些亦是中國音樂現時最欠缺的東西。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