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lan Music of Java: An Introduction 4/2003
記得在大學一年級時,曾旁聽過一次Gamelan的合奏課。當筆者一進入Gamelan房便已犯了規:雙腳跨過樂器。筆者當時並不知道這原來是演奏Gamelan的禁忌,也是後來從同學口中才得知的,但那次旁聽卻是使筆者印象深刻。以往接觸的音樂多是中國音樂,或偶爾聽一些西洋音樂,然而對其他國家的音樂卻甚為陌生,印尼爪哇的Gamelan音樂更是聞所未聞。只是有時經過傅成樓地下的Gamelan房,便會聽到房內傳出打擊樂的聲音,但到親眼目睹,那次旁聽卻還是第一次。

在往後的日子,筆者也有聽過一些Gamelan音樂,有由本系同學現場演奏的,也有從錄影帶上觀看爪哇當地人演奏。當時的第一個感覺是樂音有點怪,好像每一個音都在我們平常聽慣的音的附近,又不能說是不準(其實準和不準都是相對的,我們所謂的準,對爪哇人來說可能是非常不準,反之亦然),但各樂器之間又配合得相當和諧,聽得久了,反覺十分舒服,並對演奏者都能背譜演奏,又可以奏出如此複雜的旋律感到十分驚奇。

前幾天,筆者在音樂圖書館看了一盒錄影帶,名為“Gamelan Music of Java: An Introduction”,是夏威夷的The Culture Learning Institute, East-West Center拍攝的。內容主要是從歷史、樂器、演奏等方面去介紹Gamelan這個樂種。錄影帶內對Gamelan的每種樂器的孕帠ㄖ@了簡要說明,並配以示範演奏,令筆者對Gamelan的聲音有了更深的印象。此外,使我最感與趣的是音樂結構方面,錄影帶對此作了極詳細的分析,它用一個時鐘為模型,把時鐘分成多個時段,Gamelan內每種樂器在相隔一定時間便會奏響一次,而樂器與樂器之間均是相間演奏的。這種固定的演奏模式,使到各樂器可以不用按譜演奏,而又能融合起來成為一首樂曲,且旋律樂器亦可在骨幹旋律上加花,令Gamelan音樂縱使旋律複雜,但亦不覺得有混亂的情況出現,亦解開了筆者對Gamelan為何能多人同時演奏而不看譜的疑問。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