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拉丁美洲的排簫與結他 4/2003
最近路過中環天星瑪頭,經常有兩名外籍人士在表演。他們拿著結他,頸上則架著一副排簫,邊彈邊吹邊唱。他們歌唱的內容筆者都聽不懂,但從他們的歌聲中,卻體會到一種客居異鄉的落泊心情;而他們演奏的樂曲,筆者亦覺得有點似曾相識,後來他們介紹自己是來自智利,我就發現他們的音樂與課堂上播放的拉丁美洲音樂確實十分相似。

這兩名智利人的街頭表演,令筆者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能夠同時演奏排簫和結他。當他們自彈自唱過後,就會立刻吹奏排簫,但手上的結他並沒有停止彈奏。他們亦沒有看譜,而且該排簫樂段應該是即興演奏的。筆者以前也聽過排簫的演奏,有中國的,也有羅馬尼亞的,他們所演奏的樂音都是以單音居多,而且是單排的排簫。但兩名智利人所演奏的排簫卻是有前後兩排,兩排的音高都不同,他們也不會只演奏單音,而多是吹奏雙音。兩人更是同時演奏,使到排簫的聲音非常響亮,織體十分綿密。他們兩人之間亦會交替演奏和音以互相配合。與筆者在課堂上聽到的拉丁美洲排簫演奏,這個現場演奏則顯得更為乾淨利索,使人嘆為觀止。

這種街頭音樂使筆者有很好的享受,這種享受不單是音樂上的,而是整個環境的享受。他們的演奏固然出色,但周圍的汽車聲、腳步聲、觀眾的掌聲、歡呼聲其實也是音樂的一部分,有這些元素的存在,才是街頭音樂的特色。筆者並沒有歡呼喝采,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欣賞。他們的演出,使筆者想起早前楊一與野孩子的《北京謠滾》音樂會。街頭音樂是否應該搬上舞台?筆者還是認為,每一種音樂都有其特定的生態環境,如果隨意去改變它們,只會令這種音樂變質,失卻它們原有的意思。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