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音樂繞樑文化中心 29/12/2009
香港文化中心自一九八九年建成至今已有二十年,其音樂廳的聲響效果不時為人詬病。然而它卻是香港最大型的嚴肅音樂表演場地,香港管弦樂團、香港中樂團,以及大部分訪港的外國樂團,如近年到訪的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樂團都會在此舉行音樂會。樂團質素雖然頂尖,但一進入文化中心的音樂廳,其「奶O」往往有如泥牛入海,發揮不出應有的水平。筆者從來不會購買該音樂廳售價最貴的堂座門票,只因付了金錢,耳朵就要受罪,只有樓座的位置才有稍好的音效,但也只是較能接受而已。十一月十三日由拉脫維亞小提琴大師基東.甘祈頓(Gidon Kremer,也有譯作克萊曼、克雷默、克萊瑪等)率領波羅的室樂團(Kremerata Baltica)在文化中心音樂廳精彩的演出,令筆者印象難忘。

甘祈頓縱橫樂壇超過四十年,早年師從前蘇聯傳奇大師大衛.奧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kh),曾奪取多個國際大賽獎項,包括伊利沙伯女皇大賽(Queen Elisabeth Music Competition)、帕格尼尼大賽(Paganini Competition)、國際柴可夫斯基大賽(International Tchaikovsky Competition)等。多年來為德國唱片公司(DGG)錄製了多張經典唱片,也與著名鋼琴家阿嘉莉殊(Martha Argerich)一起演奏室內樂。甘祈頓於十年前曾與波羅的室樂團來港演出,這次重臨舊地,作為香港文化中心二十周年的誌慶節目。

音樂會的上半場選奏了兩位來自愛沙尼亞和立陶宛的作曲家所譜寫的樂曲。生於一九三五年的帕艾特(Arvo Part)可算是二十世紀最著名的愛沙尼亞作曲家,他的作品充滿了宗教色彩,並具有簡約主義(Minimalism)的風格。施尼克(Raminta Serksnyte)則是一位三十多歲的立陶宛年輕作曲家,她的音樂糅合了多種不同風格與手法。他們的樂曲在甘祈頓與波羅的室樂團手上奏出,甚具張力,對音色的掌握恰到好處。緊接着的舒伯特(Franz Schubert)《A小調小提琴與弦樂隊迴旋曲》(Rondo in A for Violin and Strings, D438),更展現了獨奏與樂隊因長期合作而達致的水乳交融境界。

阿根廷「探戈」(Tango)作曲大師皮亞梭拉(Astor Piazzolla)是甘祈頓致力推廣的作曲家之一,他與波羅的室樂團所灌錄的唱片堣]選取了不少皮亞梭拉的作品。當晚所演奏的《東方一點組曲》(Suite Punta del Este for Violin, Vibraphone and Strings),除甘祈頓演奏的小提琴外,更加入了顫音鋼片琴(Vibraphone),令人耳目一新。隨後在莫扎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D大調第六夜組曲》(Serenata Notturna No.6 in D, K239)的迴旋曲也突然出現「探戈」的節奏,令人莞爾。

安可曲有兩首,第一首依然是「探戈」,第二首是Peter Heinrich改編的《生日快樂變奏曲》(Happy Birthday Variations),應是送給香港文化中心的二十歲生日禮物,也為整場音樂會畫上句號。

甘祈頓與波羅的室樂團的樂聲繞樑三日,使音效差勁的文化中心音樂廳也被他們豐厚的音色所填滿,有如起死回生。筆者除了欣喜於他們能在此奏出美妙的音樂外,更為他們未能在更好的表演場地發揮而感到悲哀。策劃西九文化區的有關官員若有親臨聆賞,望能有所反思,讓愛樂者以後能享受到優美的樂章。(原載《信報》)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