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音色醇如酒 2/2/2010
用「人傑地靈」來形容江蘇可謂最適合不過。近百年來,江蘇在二胡界人才輩出,從現代二胡音樂的奠基者劉天華、拉出《二泉映月》的阿炳、二胡大師蔣風之、蔣巽風父子、閔季騫、閔惠芬父女、陳耀星、陳軍父子都是祖藉江蘇,而剛於一月中訪港與竹韻小集合作的朱昌耀,更是中青年二胡演奏家中的佼佼者。

朱昌耀早於八十年代初以一曲《江南春色》蜚聲樂壇,至今仍於學習二胡者的必修曲目。一月十七日晚上於香港大會堂劇院舉行的《江南情韻─朱昌耀x竹韻小集》音樂會,朱氏除了演奏這首成名作之外,還演奏了《水鄉素描》、《揚州小調》、《蘇南小曲》等富有濃厚江南色彩的樂曲,更指揮了多首他所屬江蘇省演藝集團民族樂團的保留曲目。筆者以往對朱昌耀的印象,就是他如醇酒般的二胡音色。這種既豐滿又甜美而具彈性的音色可謂獨步天下,只此一家。筆者也有參與這場音樂會的演出,通過數次的排練和演出,有幸近距離聆賞他的演奏。「如杯中醇酒,滿而不溢」,以往國內外的傳媒、同行對他的稱讚實在並非過譽。

朱昌耀除了琴技了得,也是一位頗為多產的作曲家。雖然近年行政公務繁多,創作、演出仍然不輟,彈撥樂合奏《姑蘇情》就是其中一首佳作。樂曲以江蘇傳統說唱藝術蘇州評彈作為素材加以發展,透過紫]、三弦等彈撥樂器的獨特音色,展現一幅姑蘇古城的風俗畫。壓軸的二胡獨奏《水鄉素描》更令筆者難以忘懷。朱昌耀利用了中國音樂中較特別的商調式作為樂曲基調,並以山歌和秧歌的旋律,使人有一種動情的感覺。筆者身在樂隊之中,有如進入了江南水鄉,感受到當地的民風物阜和秀美景色。加演的一曲《紫竹調》,流暢的運弓與疏密有致的加花,令人嘆為觀止。他的琴音一直縈繞在筆者的腦海堙A久久未能散去。

「弓弓訴人意,弦弦道世情」。朱昌耀的音樂藝術,立足於民間音樂,繼承了劉天華、阿炳等上一代二胡大師的傳統,以音樂的內涵作為依歸,使他演奏的每一首樂曲都有如向聽眾訴說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故事,這才是音樂的本意。觀乎現在不少「八十後」、「九十後」的青少年,學習音樂多只求快、狠、勁,卻忽視了去發掘音樂的內容,音樂的生命力蕩然無存,演奏者淪為樂匠,這是十分可悲的。音樂所以能感動人,除了音符之外,就是要靠演奏者的� 力。這種� 力不僅僅是技術,內在的修養更為重要。朱昌耀的演奏就是最佳的例子。(原載《信報》)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