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想像 14/3/2006
以往有言在全世界的華人社會中,不會沒有金庸小說之存在;筆者也認為在全世界的華社會堙A不會沒人不識《梁祝》。即使不知其它原本為小提琴協奏曲,對其主旋律也自當耳熟能詳。《梁祝》之所以成央A除了動聽之旋律外,中國以至國外的音樂家對其不停之演奏,甚至改編予其他樂器,均是重要的因素。然而,音樂家的演奏與改編,也要令聽眾接受才成。筆者認為,聽眾喜歡、接受《梁祝》的原因,是由於《梁祝》切合了他們對「強大的中國」的美好期望和憧憬,而這種期望和憧憬,則正正投射在這種以西方協奏曲形式呈示的音樂中,也就是「中國也能有協奏曲!」

在香港,幾乎每年也會有以《梁祝》為主題的音樂會。不論是中樂西樂,以小提琴、二胡、古箏、紫] 、笛子主奏等等……可謂五花八門,琳琅滿目。香港管弦樂團(「港樂」)的藝術總監艾度•迪華特(Edo de Waart)於本月初也安排了一場以中國作曲家和作品為主的音樂會。音樂會的主題當然是《梁祝》,當晚演奏小提琴的是旅美華人小提琴家呂思清。在筆者的印象中,演奏過此曲的除了擔綱首演和試演的孩R拿和現居於香港的沈榕外,還有林克昌、西琦崇子、薛偉等,呂思清也是演奏此曲比較多的小提琴家。

整套音樂會共有兩晚演出,筆者選了於屯門大會堂的一場。當晚觀眾之數目出乎筆者意料之外,約有八成之多。在此偏遠之會堂能有此成績,實在難得,由此亦可見《梁祝》的魅力非凡。

一曲李煥之的《春節序曲》,為音樂會揭開序幕。「港樂」似乎未能發揮「大秧歌」的喧鬧特點,敲擊樂軟弱無力,令全曲失色不少。筆者認為中樂之改編版本更能發揮曲意。當然,若樂師能稍加注意,問題自當迎刃而解。

往後的《良宵》、《二泉映月》和《瑤族舞曲》,演出效果還算不錯,筆者覺得迪華特是有花過心思去處理樂曲,而並非敷衍了事。至於詮釋出來的樂曲,是否合乎觀眾的心意,則見人見智。筆者倒認為迪華特和一眾弦樂手在《二泉映月》的處理上,頗有阿炳當年錄音之遺風。

壓軸的節目是王西麟的《火把節》,此曲為《雲南音詩》的第四樂章。現任新加坡華樂團音樂總監葉聰早年指揮香港小交響樂團灌錄的唱片堙A即有收錄此曲。在迪華特捧下,樂團奏來入木三分,「火把節」的盛況活靈活現,誠為全場音樂會之精點。

然而,引發筆者對這場音樂會作出思考的,除了是點題之《梁祝》外,還有全場唯一一首由外國人改編的作品《中國長城》。這首樂曲正反映了一種外國人對東方,尤其是中國的想像。外國人腦海堛漱什磞&鷅屆A由迪華特演繹出來,可說是對這中國式浪漫的再想像。而台下絕大部分為中國籍的觀眾,就透過這種二次想像,去重構他們心目中的中國。《梁祝》的意義也是一樣,也是一種以西方模式展現的中國式浪漫。離中國亦近亦遠的香港人,也在不停找尋他們想像中的中國。

上世紀初,荷蘭漢學家高羅佩(Robert Hans van Gulik)的著作和譯作,對中國文化傳到現代西方作出了重大貢獻。一個世紀後的今日,「港樂」所演的中國作品由同是來自荷蘭的指揮迪華特奏出,也可說是這種中國想像的延續,歷史的巧合就是如此。(原載《信報》)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