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垂誼.香港管弦樂團國慶音樂會 4/10/2008
二零零六年,香港土生土長的大提琴家李垂誼首次與香港管弦樂團(港樂)合作時,筆者也是坐上客。當時他演奏了艾爾加(Edward Elgar)的大提琴協奏曲,令到耳朵已習慣了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é)與巴比羅利(Sir John Barbirolli)之經典演繹的筆者留下深刻印象。事隔兩年,李垂誼再度與港樂結緣,演繹柴可夫斯基(Peter IIyich Tchaikovsky)的《洛可可變奏曲》(Variations on a Rococo Theme)。

當晚擔任指揮的是來自英國的丹尼爾(Paul Daniel),對筆者來說是一位較為陌生的指揮。翻開節目單堛漱雯苤A始知其來頭也不少,曾指揮過歐美多個重要樂團如紐約愛樂樂團(New York Philharmonic)、洛杉磯愛樂樂團(Los Angeles Philharmonic)、巴黎管弦樂團(Orchestre de Paris)與及倫敦各大樂團等,亦為拿索斯(Naxos)灌錄了不少英國作曲家作品的唱片,可見他在國際樂壇也有一定地位。

作為國慶音樂會,港樂演奏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作為開場曲。由於國歌並沒有印在節目單的曲目表內,故剛開始奏起時,現場不少觀眾也有些遲疑,到底應否起立,不過後來也陸續站起來。國歌演奏完畢,擔任主持的港樂第一副團長梁建楓介紹了當晚將會演奏的曲目,接著就響起布烈頓(Benjamin Britten)《青少年管弦樂隊指南》(The Young Person’s Guide to the Orchestra)的主題。

筆者的聆聽習慣,是會把音樂會上演奏的曲目與家堛滌菑蠾b腦塈@一比較。筆者家中藏有數張收錄有《青少年管弦樂隊指南》的唱片,其中由布烈頓親自指揮倫敦交響樂團(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堪稱經典之作。當丹尼爾手起捧落,港樂所發出的音響與筆者腦海堜玼B現的「LSO之聲」不謀而合。弦樂組整齊而有張力,銅管樂組雄壯而不失典雅,這是很典型的英國樂團聲音,與艾度.迪華特(Edo de Waart)所營造具有爆發力而且氣勢宏大的聲音又有所不同。丹尼爾身材高大,指揮技術實而不華,落點十分準確清楚,能把每個聲部的優點發掘出來,更能配合《青少年管弦樂隊指南》用作介紹管弦樂團各類樂器的特點。

緊接著的是由李垂誼演奏的《洛可可變奏曲》。他出場時一貫的彬彬有禮,與上次一樣,並沒有穿著禮服,只是一身黑恤衫和西褲,更突顯他的親切形象。李垂誼的演奏極具親和力,像訴說故事般把觀眾帶進他的音樂世界,其運弓、音準也非常到位,音色甜美,音質渾厚。有別於杜普蕾的激情、麥斯基(Mischa Maisky)的狂野、史塔克(Juno Starker)的冷峻、羅斯卓波維奇(Mstislav Rostropovich)的果斷,李垂誼有的是一份溫暖與睿智,與筆者最喜歡的法國大提琴家傅尼葉(Pierre Fournier)十分相似,也使他的演奏更有光芒。一曲既終,李垂誼以大提琴奏出台灣民謠《望春風》作為安可曲,別有一番風味。

下半場第一首樂曲是周文中的早期作品《風景》。筆者只知他是譚盾、葉小鋼、周龍、陳怡這些中國中生代作曲家留學美國時的老師,但他的作品還是第一次聽到。中國作曲家以西方管弦樂配器譜寫的樂曲,很多時會以中國的傳統樂曲、民歌等作為創作素材,這首《風景》也不例外,再加上以不同樂器作色彩上的處理,令他所描寫的意象栩栩如生。

音樂會以英國作曲家艾爾加(Edward Elgar)的《謎語變奏曲》(Enigma Variation)作為終結。英國作曲家的作品一直給筆者一種如霧如幻的詩意,《謎語變奏曲》令筆者這種感覺更加強烈。樂音一響起,筆者只能隨著指揮的帶動下投入音樂,當奏到第九個變奏(Nimrod)時,筆者的情緒被牽動了,眼框已然紅了,丹尼爾與港樂演奏深深地打動了我。樂曲奏畢後,那段旋律仍然在筆者的腦海媞甄項菕A久久不能散去。筆者回家後,立即把巴比羅利與愛樂樂團(Philharmonia Orchestra)於六十年代的錄音放進唱盤,還是覺得港樂的演繹更勝一籌。
Copyright © 2019 diziboy Login